澳门永利网投是什么

館藏精品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檔案文化 >> 館藏精品

六张四野军事地图 揭密荆门解放历程

發布日期:2007-04-12 浏覽次數:867次
荊門全境何時解放?解放沙洋、馬良、後港等地的是哪個部隊?1949年上半年,荊門發生過哪些重大軍事行動?4月2日下午,荊門市檔案館征集的六張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軍事地圖與記者見面,使這些長期困擾荊門史學界的謎團逐一變得清晰起來。
  這批地圖共6張,比例尺均爲五萬分之一,除一張用侵華日軍編制的軍事地圖拼接外,其余均爲1938年7月制版,1949年4月由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軍區司令部翻印,分別是荊門、沙洋、京山、潛江、江陵及荊門城南各集鎮。具體內容如下:
  第一張爲軍事偵察圖,用6張日本昭和十三年(1938年)制作的軍事地圖拼接。縱82厘米,橫152厘米。圖中除荊門城及城北外,其它各地如團林、曾集、沈集、沙洋、馬良、石牌、永隆等主要集鎮,全部用紅筆大寫。圖的背面編號爲88號,還有舊口1515、永隆1516、馬良1615、沙洋1616、團林鋪1715、建陽驿1716的數字編號。顯然,這是一張1949年4月荊門境內尚未解放或拉鋸戰地區的分布圖,也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四野重點偵察和需要解放的地區。
  第二張爲“荊門”圖。縱46厘米,橫100厘米,右上角有“荊門5090湖北省荊門縣、鍾祥縣”字樣。圖中荊門至子陵、荊門至鍾祥等道路均用紅色標出,表明是汽車可通行的道路。在荊門縣城用紅字標注:“城高六米,厚上部四米,下部六米,磚制城門五座”。這是民國以來,首次對荊門城牆的具體描述。在荊鍾道路間,標注有“安陸——荊門間是低連山地、坡狀甚多”。在鍾祥文集至石牌的道路上,標有“要偵察”字樣。
  第三張爲“沙洋”圖,縱84厘米,橫106厘米,圖中掇刀石至建陽驿、掇刀至沙洋道路均用紅線標出。掇刀至石牌公路要“要偵察”,沙洋至後港“要偵察”。圖中沙洋鎮已用紅鉛筆圈住,表明沙洋戰鬥剛剛結束,已被解放。馬良鎮被紅圈包圍,解放軍已向鍾祥石牌的瓦瓷灘方向前進。地圖上紅藍箭頭在此交彙,表明中國人民解放軍與國民黨軍隊的激戰發生在瓦瓷灘,解放軍主力由太山廟向瓦瓷灘挺進,並形成合圍之勢。國民黨軍隊派飛機助戰,並空投了空降兵。瓦瓷灘戰鬥結束後,解放軍又大兵壓境,一舉解放了石牌鎮。很顯然,這張地圖是四野在解放沙洋、馬良、石牌等戰鬥中的實用軍事地圖。
  第四張圖爲“潛江”圖。縱84厘米,橫106厘米。右上角有“潛江(7080)湖北省潛江縣、荊門縣、天門縣、京山縣、沔陽縣”文字。荊門的李市、新城、借糧湖等地區,分布在地圖左側。在借糧湖堤埂上注有“距河二三百米之,小堤可通行,兩側除夏季可通行”的提示。在中間標有“沙洋鎮——潛江地形概況:漢水沿岸地區廣大肥沃,因漢水常常泛濫而多荒廢。漢水兩岸有良好大堤,成爲該地最好交通路。雨季及泛濫時不易通過”。此圖應當是四野解放沙洋後准備向沙市、江陵進攻的地圖。
  第五張圖爲“京山圖”,並標明了應城縣和安陸縣的部分地區。由于京山縣城西北的廣大地區解放軍不涉足,所以圖的左上方是空白。圖中宋河至羅店等地道路用紅線標出。據史料分析,此圖應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由漢宜公路經京山向沙洋、十裏鋪進軍的行軍路線圖。
  第六張圖爲“江陵圖”,但主要部分是荊門的後港、拾迴橋和十裏鋪及長湖等地的地形圖。圖上十裏鋪至江陵、十裏鋪至沙洋等均用紅線標注。圖中有“沙市——十裏鋪並行汽車道路尚需偵察”提示。在荊州城邊,還標有國民黨軍隊的彈藥庫、油庫的位置。根據資料分析,此圖應是四野第49軍在解放荊門後港、拾迴橋和十裏鋪後,准備向沙市和江陵進攻用的地圖。
  六張四野軍事地圖征集後,我們查閱了大量資料,並請沙洋縣原黨史辦主任、市檔案局特約研究員張德寶同志做了大量的走訪工作,初步確定這批地圖是四野第49軍使用的,並掌握了當時的一些情況。1948年6月17日,中國人民解放軍江漢軍區獨立旅攻克了京山縣城,京山全境解放。隨後,江漢軍區獨立旅向鍾祥挺進,于6月22日解放鍾祥縣城及漢水以東大部分地區。1949年2月3日,江漢軍區完成對荊門的合圍之勢,于2月4日拂曉發起荊門戰役總攻。經過三天激戰,共殲滅國民黨79軍及6個保安大隊共8980人,其中活捉79軍軍長方靖及官兵7616人。至此,荊門城及城北廣大地區解放。但荊門城南的沙洋、李市、後港、拾迴橋和十裏鋪及鍾祥石牌等仍爲國民黨軍隊控制或處于拉鋸戰狀態。此時,從荊門縣城僥幸逃跑的原國民黨荊門自衛隊總隊長劉黎輝,于4月1日在江陵擔任了荊門縣流亡縣長,並成立了城東、城南兩個指揮所,後又調整爲沙洋、後港、十裏三個區。這幫殘匪在荊門城南不僅強征暴斂,亂殺無辜,而且經常派人騷擾我解放區。
  1949年5月至7月,在荊門及其周邊的土地上,共産黨軍隊和國民黨軍隊正在開展一場鬥智鬥勇的生死較量,上演一出決戰決勝的曆史話劇。擔任國民黨華中剿總副司令兼第14兵團司令官的宋希濂制定的作戰方針是:以主力防守長江南岸,竭力阻止解放軍渡江;以有力部隊守備沙市、宜昌兩大據點,非萬不得以不得放棄。同時,命部隊占領當陽、遠安,並搜集荊門及襄樊方面解放軍的情況,夢想策動華中局部反攻。當時,我軍的情報工作開展極其出色,宋希濂的行動很快被我軍掌握。四野司令員林彪決定在荊門城布下一個“口袋”,全殲宋希濂部,並下達了作戰部署:據可靠密息,宋將全力向我荊門、當陽之線發動攻勢,該敵將集中14到18個師的兵力,6月底在宜都、宜昌及以南集中完畢,7月初向荊門、當陽、沙洋地區發動攻勢;我軍應全力准備乘此良機,全部殲滅敵人的有生力量,並乘勝渡江;我13兵團全部及39軍、46軍、41軍等部,皆須准備參加此次戰役;我38軍應准備當敵人進入荊門時或進入後半天至一天時,大膽穿插到荊門以南及西南一帶,將敵退路切斷,盡量吸引敵人增援。我49軍待38軍業已或快要插到荊門以南時,即應在沙洋方面突然渡河,向建陽、團林鋪之線前進;49軍應在沙洋、馬良各架一座浮橋。接到命令後,各部隊在13兵團司令員程子華統一指揮下,在漢江北岸的京山、鍾祥、宜城、南漳秘密集結。湖北省軍區獨立1、2師則在當陽、荊門城南地區誘敵深入。荊門大殲滅戰的關鍵在于宋希濂部是否北上,占領荊門。6月25日、26日,宋命令第2軍渡江北進,28日部分部隊占領當陽。7月6日部分部隊占領遠安。7月7日,宋獲悉我軍已在沙洋方面集結重兵後,即改變計劃,不再向荊門前進,只派小股部隊向當陽、遠安以北地區進行遊擊活動。敵變我變,根據上述情況,四野決定不再等敵人進占荊門,即刻發起進攻,攻占沙市、宜昌,殲敵于長江以北。
  在此之前,49軍軍長鍾偉和參謀長王匡率145師第433團,146師第437團、438團,147師第439團和440團奉命經漢宜公路西征。6月28日,部隊在沙洋、馬良架起浮橋,強渡漢江,在漢水沿線與國民黨軍隊展開激戰,消滅了駐守沙洋、馬良、石牌等地的國民黨軍隊。隨後49軍以風卷殘雲之勢,迅速解放了李市、後港、拾迴橋和十裏鋪。7月11日,荊門全境解放。隨後,49軍在荊門城南完成了對沙市和江陵的攻城准備工作,並于7月14日至16日對沙市、江陵發起總攻,兩城解放。
  这批军事地图的出现,是一份不可多得的珍贵史料,也是一个重大的发现。首先,它揭示了荆门历史上的许多史实。如关于荆门解放的时间,县城是1949年2月6日解放,而荆门全境解放应是1949年7月11日。又比如,关于解放荆门的部队,解放县县城及城北的参战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江汉军区,而解放城南的部队主要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9军,后者过去鲜为人知。还有,1949年6月至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曾部署重兵,决定在荆门城展开一个诱敌深入的“口袋”歼灭战,只是由于情况变化而改变,等等。其次,它为澳门永利网投是什么发扬我党我军光荣传统、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建设和谐荆门提供了重要素材。第三,这批地图对于研究荆门及周边地区的人文、地质、地貌和地名也有重要参考价值。它将在荆门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发挥积极作用。                             (明成)